《荒漠甘泉》5月21日      -- 原作 Mrs. Charles E. Cowman

“我想起我夜间的歌曲。”(诗篇77篇6节)


   有一种歌鸟,在亮光中不会唱歌的。虽然主人竭力引它出声,但它总是默然。有时偶然发出短而且促的一声,但这不足代表它的艺术。只有一个方法可以使它唱出最美丽的音乐来,就是在笼的上下四周罩上一层不透光的黑布。

   有许多人都要在夜幕下降之后,才知道歌唱,传说夜莺在荆棘刺着胸口时鸣啼。夜晚才听见天使的歌颂之声,那是大喜的信息:“新郎来了,你们出来迎接他。”(马太福音25章6节)这是在半夜——顶黑的时候——报的。

   人何独不然;天色尚未黑暗,灵魂充满了自己的安逸,他能否真正领悟神爱的丰富和甘甜?倒不如在最黑暗的处境中才能有所表现。

   光明是从黑暗中出来的,早晨亦自从夜晚滋长的。

   詹姆斯·克里曼历访巴尔干诸国,寻找塞维亚流亡女王娜塔丽,他记述此行的信札中说:“在那值得纪念的旅程中,我第一次知道市上玫瑰香油精的原料,产自巴尔干山中。使我感到兴趣的是,玫瑰必须在黑暗的半夜方可采摘,采花工作就在短短的一二小时内完成”。

   “起初我觉得这个采集方式似乎是古代迷信的遗传;后来深入调查,终于知道连科学家的实验亦证明了玫瑰花若在日光中采摘,它将损失其香味的百分之四十。”

   对于人类的生活和文化,确是事实,不是儿戏幻想。——马克李和(MalcolmJ.McLeod)——